驻华航空特遣队部队成立之经过

民国3012月底,美国政府核准将志愿队并入美军,翌年1月间,中美双方就志愿队编入美军的七项条件,其中包含指挥系统以及陈纳德恢复现役后的官阶事权进行商讨。

329日至41日间,蒋委员长、蒋夫人、史迪威、毕塞尔(Clayton Bissell,当时为史迪威的空军参谋,后担任第10航空队司令,成为陈纳德的

上司)、陈纳德等在重庆会谈,为改编作最后定案。史迪威应允派遣一个完整的战斗机大队(23大队)来华,以作为退出志愿队归并的条件,并希望志愿队在430日办理退出事宜。然陈纳德认为赶办不及,且第23大队的飞机、人员无法于4月底前完成筹组,因此要求于716日办理移交;毕塞尔则主张71日,最后采蒋夫人提出的折衷方案:74日为改编日期。

民国31年(1942年)49日,陈纳德由原退役时的上尉官阶晋升为上校,418日再升为准将。23日,美国军方发布正式接收志愿队的文告,文告中对志愿队的功绩推崇备至,并说明将派第23战斗机大队来华接替志愿队任务。美国军方原希望志愿队所有队员在归并后,仍旧留在中国,改穿第23大队制服,以其优异的战技与实战经验继续服役,但结果出人意料。经调查结果,志愿队员中仅有5位飞行员及22位地勤人员,愿意添加即将成立的美国陆军「驻华航空特遣队」。造成这种结果的原因有三:
(
)志愿队在恶劣环境下作战,长久在过度疲劳、疾病给养不足、出生入死的情况下生活,期盼能获得些许喘息调养的机会,因此大多渴望在归并前能获得休假机会,但未获得美国军方应允,于是不免士气消沉,不愿继续作战。
(
)志愿队的生活环境虽差,但最大优点是比较自由,不必受制式军队的严格纪律限制,这或许是许多志顾队员愿意来华作战的原因,但当改编委员毕塞尔征求志愿队留下时,得到的大多数回答是否定的,曾担任驻华特遣队第23战斗机大队大队长史谷脱(Robert Scott)认为,志愿队员不肯继续留华作战,除了不愿受军队约束外,主要原因是不愿接受毕塞尔的领导。
(
)大部分志愿队员情愿转往中国航空公司或印度斯坦飞机公司,寻求待遇较高的工作,另有部分队员则原属海军或陆战队,此后已愿意再回原部队任职,而不愿添加特遣队服务。

民国3174日,志愿队已成历史名词,代替志愿队的驻华航空特遣队(China Air Task Force)亦于该日正式成立。史迪威原应允以一个战斗机大队(含四个中队)编制,100架飞机组成驻华航空特遣队,作为解散志愿队的条件。但事实上,在特遣队成立之初,据陈纳德所言构成特遣队主力的第二战斗大队,只有12名驾驶员及20名地勤人员来到中国,飞机及部分器材,系接收志愿队原有物资。由是观之,特遣队的人员及飞机是陆续完成。易言之,特遣队在战争进行中诞生,亦在战争中锻炼成长。

由于志愿队留下太少,因此只好从第十航空队中拨出第23战斗机大队、第16战斗机中队及第11中型轰炸机中队编组成驻华航空特遣队。10月,第10航空队之下,另组成驻印航空特遣队( lndia Air Task Force)。驻印航空特遣队共有四个重型轰炸机中队、三个中型轰炸机中队,外加二个战斗机中队;而驻华航空特遣队仅有四个战斗机中队及一个中型轰炸机中队。两个特遣队兵力相差甚为悬殊,且轰炸机为攻击性机种,战斗机属于防御性机种,在中国之特遣队仅获一中型轰炸机中队,其编配之考量着眼,已将中国战区列为次要考虑,殊甚明显,且美对中缅印战区的运补,亦以印度为首。是故,无论就编制、配备或勤务支持而言,驻印航空特遣队均较驻华航空特遣队占尽有利地位,此亦十足证明当时美国对中国战区的支持是置于次要考虑的。

驻华航空特遣队之改组

驻华航空特遣队的主要任务有三:
第一:保护驼峰空运的东面及南面航线,包括空运线终点站的昆明地区。
第二:攻击与破坏在中国地区活动的日本飞机及沿海的日本船舰。
第三:支持中国的地面部队

驻华航空特遣队的后勤支持,有的在中国就地取材,有的由中国直接供应。例如机械士,除英、美人员外,有非军籍的中国人;飞机场的修筑、维护,由中国独立负担(美国有航空工兵,曾支持印缅地区机场修筑,但从未派至中国);机场地面警卫,由中国陆军部队担任;特遣队的膳食,继续由战地服务团负责供应;医药卫生,由驻地附近的传教士支持。此外,四级以上的飞机维修,必须后送至印度第十航空队的修护基地;飞机装备,零附件、弹药、汽油及某些日常生活用品,仍须仰赖美国本土支持。

缅甸陷于日军后,滇缅公路则遭封锁,此后对中国的补给,主要仰赖经由驼峰(中缅印战区,喜马拉雅山系群峰)的空运路线。原计画是扩充中国航空公司的DC-3型机队,使其拥有20架或25架飞机,担任加尔各答与重庆间的重要空运。同时,美陆军航空队亦正计划自萨地亚(Sadiya)开拓一交通线,萨地亚位于阿萨密(Assam)省巴拉马普特拉江( Brahmaputra River)的东端,是一个铁路终站,经由缅甸北部崎岖不平的山区,通往伊洛瓦底江( Irrawaddy )上游的密支那( Mykiltyina )约有200哩的路程。到达密支那后,将货物装上驳船,从伊洛瓦底江的上游,顺水行驶100哩航程,即可到达八莫( Bha mo),再在八莫改用卡车·经由缅甸公路抵达昆明及重庆。

31615日,有75架道格拉斯飞机,即C-47型机及C-53型机抵加尔各答,担任中缅之间的空运。同时,亦在密支那加紧赶筑一个理想的硬面机场,希望利用72架双发动机运输机,每月能空运7,500吨物资抵达目的地。

实则,驻华航空特遣队成立时,正值驼峰航线初辟,运补作业未上轨道,且航线甚长,又须超越高耸云际之驼峰,时遭暴风雨雪袭击,故运输量毕竟有限,每月所输入之物资为数甚微,致特遣队初期获得的供应十分匮乏。

虽然驻华航空特遣队在战斗中组成,遭遇补给上诸多困鸡,又有史迪威刻意压制,经常在艰苦中支撑,但后来却成为美国驻华空军骨干,且为世界上出名之战斗机队,总是保持五比一之优胜作战纪录。特遣队除担任协定之各地空防及维护驼峰空运安全外,更不断出击缅越、滇西及广东沿海等地之轰炸、扫射敌空基地与交通路线,并协助袭击河北开滦煤矿,均不辱使命,为抗日战争的优劣态势转换,创造深远的贡献与影响。

特遣队自民国316月底、7月初,即已开始参与中国地区的空战,至323月特遣队退出前,其作战空域已广及汉口、广州、香港、河内、泰缅境内等地,在9个月之内,确定击落日机149架,另可能击落85架;本身则仅损失P-4016架。在前后65次轰炸任务中,敌战斗机仅一次能突破我战斗机掩护,击落我轰炸机一架,华中及华南(远至缅甸腊戍)的制空权,大部分已为特遣队所掌握。

史迪威与毕塞尔原同意每月供应驻华特遣队1,986吨物资,但在民国317月至321月间,每月只运来300吨,322月获得400吨,3月增至615吨。特遣队在31年夏季发动的攻势,主要依赖中国在抗战开始后即自行付款多方购买保存的战备物资;至322月前后,特遣队因油料用罄,以致有一个多月无法实施任务。又如特遣队成立时,第23大队的装备即起运来华,但迟至32年秋方运抵中国;此时,特遣队已退出,并改编入第14航空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