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空权先驱米彻尔将军
 

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在中国战场上,中、美空军混合联除使用B-25「米彻尔」式中型轰炸机,对日军展开轰炸,战果辉煌。飞机命名「米彻尔」,乃是美国空军纪念为空权理论奋斗的米彻尔将军。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米彻尔计划并指挥对德军进行大之空中攻击,突破德军坚固防线,打破大战持久胶着局面,为欧洲盟军胜利关键。米彻尔于欧战后因积极鼓吹空权,争取立空军建立独立军种,竟遭军法审判;惟米彻尔之理念则于其后一一实现。

一九○三年十二月十七日,美国莱特兄弟(Wright Bothers)人类第一次驾驶有动力飞机飞行(留空十二秒钟);其后十年之间,欧美各国竞相发展制造各式各样的飞机。一九一四年八月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盟军与德军开始使用飞机空中侦察对方地面部队行动,起初双方飞行员空中见面都会伸手打招呼,后来有人用手枪射击,因而发生了空战。

当时双方地面部队以马其诺防线与兴登堡防线对峙,战事持久胶着沈闷,惟有空中战斗胜败消息,激励鼓舞着后方民心士气。英国的霍克(Lanoe Hawker)、包尔(Albert Ball)、法国的冯克(Paul Fonck)和德国的殷麦曼(Max Lmmelmann)发明空中(觔斗顶端半滚战法)、「红武士」雷陶方(Red Baron Richthofen),都因空中击落多架对方飞机而获颁最高勋章,成为国家英雄,受到全国民众热烈崇拜,尤其雷陶方率领着由他精选的九个飞行员,驾驶漆成震撼敌人的鲜红色「福克」(Fokker)三机翼战斗机,号称「飞行马戏团」(Flying Circus),空战所向无敌,控制了天空,协助德军侦悉盟军行动,多次瓦解盟军攻划。

一九一四年至一九一七年期间,德国飞机无论马力、速度、飞行性能,均胜过盟军各型飞机。一九一七年四月,「红武士」机队十架「福克」式机,在一个月之内,共击盟军飞机八十三架,三百十六名飞行员阵亡(含枪手),史称「血腥四月」(Bloody April)。雷陶方因先后于空战中击落英国国家英雄霍克及包尔,获颁德国星局战功「蓝十字」勋章,也因而获得「红武士」称号。当年德国家家户户都悬挂他英俊的放大照片。一九一八年四月二十一日,雷陶方单机在,盟军阵地上空,遭多架加拿大飞机围攻,中弹阵亡,飞机

德国飞行马戏团空战所向无敌

坠毁盟军阵地,盟军众多军官扶灵,以隆重军礼厚葬。

由于作战双方飞行员,以忠义热血、爱国热忱,驾驶着结构脆弱原始的飞机,惨烈的空中肉搏作战;空战胜败不但激励着全国民心士气,更影响地面部队的攻防行动。空中力量开始受到重视,空权观念于焉逐渐形成。

一九一四年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美国飞行员不甘心只是眼看欧洲战友们轰轰烈烈,也都想到欧洲协助盟军作战,起初只是零星前往,而在一九一六年四月成立了「美国志愿队」(The Corps of American Fliers),有两个飞机队,由米彻尔任指挥官,配合法国飞行队空中作战,颇有战果。米彻尔则实际驾机参加飞行任务,亲历空中战斗,观察地山川地形及地面部队部署运动情形,以空战经验,开始思考策画空中武力之运用原则及实践。

一九一七年四月六日,美国参加欧战,由于远赴重洋,兵员物资运送缓慢,尤其航空器材,道至一九一八年大战结束前几个月纔陆续运到。这期间双方开始使用飞机轰炸对方城市和阵地,竞相制造大型大航程飞机,因而迫使对方必须制造性能更好的战斗机,各国空中武力于是蓬勃发展,英国因而率先成立独立的「皇家空军」(Royal Air Force);惟交战双方将领都视各型飞机主要任务为辅助陆军作战。

当牛美国与法国关系友好,盟军统帅法国的潘兴元帅(Pershing)对美国来的米彻尔非常器军,拔擢米彻尔担任空军参谋长,并予晋升准将。

一九一八年中,美国兵员、武器、粮秣,源源运到,盟国军力大振,潘兴元帅乃积极策画由南北两翼同时对德军发动总攻击,德军将立遭支裂,惟南方战线屏障法国重要战略要地凡尔登(Verdun)侧翼之圣弥玄(St. Mihiel),为德军前进据点,钳形攻势,兵力分散,圣弥亥如万一有失,凡尔登必将不保,盟军防线也将完主崩裂,德军十分了解,因而在圣弥亥部署重兵。潘兴元帅苦思,无法解决,米彻尔于是说服潘兴,配合盟军攻势,同时德军实施强大之空中攻击,仅需少数地面部队即可攻占圣弥亥,潘兴立即同意并下达命令,于一九一八年九月十二日至十五白,展开第一次世界大战胜利关键之圣弥亥空中攻击战役。

米彻尔根据其后促成他名垂青史的详密作战计划,从盟军所有空军队伍里聚集一千五百架飞机,仔细编组、划分空域、分配任务,指定每一架的攻击目标及起飞、降落时间,同时严格要求飞行员遵从纪律,严整有序的执行每一任务,而无论任何情形,也不可在空中流连寻找德国飞机打空战。于是圣弥支补给线完全截断,后方桥梁全部炸毁,弹药一一爆炸,炮兵阵地、坚固堡垒、战壕均遭轰炸扫射夷为平地,库房、营房烧毁,德军士兵们对空中飞机束手无策,惊惧至极。

米彻尔每出动五架派一架飞饥,专门观察战果,指导对德军之反应采取行动。一连四天的空中攻势,共飞行三千三百余架次,投下十五万余磅炸弹,所获战果远超过米彻尔及潘兴的想象之外,圣弥亥德军甚至于盟军地面部队尚未展开攻势之前,即已退却。几天之后,北方的英军在圣昆廷(St. Quentin)击渍德军防线,德军全面溃败,第一次世界大战随于六个星期之后正式结束。

两位男士曾亲限见米彻尔的空中战役,一位是他的同僚挚友乔冶巴顿中校,巴顿率军登陆欧洲第三天,乘坐他的战车领先其部队攻入圣弥亥,也惊异的发现德军已先行撤离;另一位是「红武士」阵亡后,继任飞行马戏团领队的飞行员,有空中击落二十二架纪录,获「篮十字」勋章,于一九三五年成为纳粹德国空军总司令的戈林将军。

欧战胜利,美国陆、海军将领对空中兵力的看法一如战前,认为飞机仅仅是支持陆、海军行动的附属武器,虽然圣弥亥空中攻击决定性突破德军防线,但将领们的观念并无改变。米彻尔回国之后,担任陆军航空勤务队(Army Air Service)副主任,其后七年里,他以军人良知,面对众多将领,展开空权理念和争取建立空军为独立兵种的论战,备尝艰辛,最后竟遭军法审判。

先是,欧战中德军会以空中飞船侦察盟军行动及轰炸巴黎、伦敦,由于体积大、速度慢,成为盟军聚行员最佳目标,德国随即停止使用。停战之后,德国大力发展飞船,率先以齐柏林飞船飞航横越大西洋,由柏林至纽约及里约热内卢客货运航线,一时之间,造成轰动。美国一般将领因而热中飞船发展,海军则全力扩建主力战舰(Battle Ship)米彻尔遂以实际行动开始贯彻其空权理念。

他以一连串创纪录的飞行和造成轰动的事件,引起公众对加强空中武力的兴趣。一九二三年派机完成横越北美大陆的聚的飞行,并且达成一次空中加油;惟适时海军正以齐柏林蓝图大量发展飞船,米彻尔于是公开批评飞船未来亳无前途,建议将预算改为生产飞机。他特别派遣一架飞机不着陆以五小时飞越美国东西两岸,说明以飞机为主体之空中兵力,一旦战争需要,只要半天时问,即可横越两岸支持,是飞船于可见的未来绝对办不到的。将领们只是说他酸葡萄,想当飞船指挥官,对他的建议则置之不理。

米彻尔于反对飞船的同时,也大力批评海军建造主力战舰,他指出海军认为战舰无惧于任何海上及空中攻击,永远不会沉没。是完全无知,建造一艘战舰的经费足够购买一千架飞机,而只要几飞机即可把战舰炸沈。一九二0年海军自行实验,找了一艘旧式战舰,派飞机投弹轰炸,很快的就被炸沈;海军严密封锁实况,声称轰炸无效,米彻尔予以揭发,并要求由航空勤务队以公开方式轰炸船只。

一九二一年,海军同意米彻尔的要求,订下日期,只限一次飞行任务,不得因天气恶劣延期。于是选了一艘俘自德国,装甲特厚,曾多引遭炮弹、水雷、鱼雷命中都无损伤的战舰,远远的停在弗吉尼亚外海七十五浬海上,米彻尔详密计划,并激励部属,而飞行员仅赖最原始的仪表针球仪和速度表(当时尚无在云中指示飞行姿态的地平仪),以优秀飞行技术,在阴云密布的茫茫大海中找到战舰,将之炸沈,确定了战舰对空中攻击的脆弱性。

此后几年,米彻尔多次在国会作证,强调空中武力之重要,建议空军应与陆、海军为同等之独立兵种。其慷慨激昂、精辟有力的证词,经常成为全国报纸的头条,引起社会大众共鸣。一九二五年,米彻尔空中勤务队副主任的任期届满,盛传将不会连任,及因米彻尔发表意见,警告美国在夏威夷无法对抗日本空中攻击,被降级为上校,不再连任,没有任何单位敢留用,最后调往得克萨斯州一处偏僻机场担任场长。

然而,美国军力仍继续扩充的飞船部队,但常因天气影响而失事。主要是体积庞大的飞船每遇暴风雨时,即无法操纵甚至空中解体,而风雨中降落,也根本无法系于地面桅杆,每遇飞船失事,军方多归咎于飞行员技术错误,对外界封锁消息。一九二五年九月,连续两架号称伟大杰作的飞船失事撞毁,包括坚决扩建飞船的海军上将麻飞在内的数十名乘员全部丧生,米彻尔对此展开最激烈的攻击。

他说:「这些失事,完全是海军部和陆军部无能的、罪恶的疏忽过失,甚至是叛国的罪行直接造的所有的航空政策、计划、操作系统都是比不上飞机、假报成果的陆、海军官员闭门造车,他们对飞行根本就亳无所知。」陆军部别无选择,径将米彻尔押送军法。

一九二五年十月十二月,空前冗长的军法审判,米彻尔的精辟申辩,几乎成为每天全国的头条新闻。他深入浅出的陈述美国空军的情况,在情在理,深获大众认同,米彻尔的声望高涨出乎所有人的意外。审判团最后以他一切作为都是想担任空军首长(那些法官私下都认为是最佳人选),判定有罪,引起全国舆论和国会的愤怒,处分是停职停薪五年。惟一支持他的将军麦克阿瑟(第二次世界大战盟军统帅)曾拟予申诉平反,米彻尔则接受判决,退休返乡,偶而发表有关空军的演说。一九三六年二月十九日,米彻尔因心脏衰竭病逝纽约医院,享五十大岁。

美国海军由于米彻尔的理念,迄第二次必界大战,未再扩建飞船,迅速建造了几艘航空母舰,陆军航空服务队(Air Service)也于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夕,升编为陆军航空队(Army Air Corps)各级主管均由飞行人员担任,有了独立预算。一九三六年初,米彻尔葬礼的同时,一架崭新的B-17空中堡垒轰炸机起飞升空,对米彻尔将军的壮志呈献光荣承诺和庄重敬礼。

一九四七年,美国空军成为与陆、海军同等的独立军种。

(摘自中国的空军722期 作者:张济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