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苑航空学校

 

中国是一个具有悠久历史文化背景的文明古国,中华民族自古即富有丰富的航空理念与创意,同时也发明了许多利用空气动力学制成的对象。甚至近代不少航空方面的基本原理,也是经由我先人首先发现并加以应用的;很多航空飞行器的原理与雏形,早在我古代就已经出现,但由于种种因素使然,飞机却是首先成功飞行于一西方世界。

一九○三年二月,美国莱特兄弟驾驶着世界上第一架载人动力飞机「飞行者号」成功地飞上青天,实现人类千百年来幻想着像鸟般的飞行夙愿。

一九○九年,旅美华侨飞行家冯如在加州奥克兰附近的派德蒙特山丘试飞成功。翌年,他又成功地研制成一架双翼机,于同年十至十二月间在奥克兰附近机场进行宣传飞行表演,当时飞行高度达到七百呎以上,空速达六十五哩,续航距离更达二十哩。此性能在当时已超越了同期美国人所制造的任何一架飞矶。

一九一一年二月,冯如偕同飞行友人朱竹泉、朱兆槐等人,携带两架飞机返国进行飞行宣传表演,并计昼将美国所设立的广东航空器公司迁回国内,以发展中国的航空事业。但由于当时满清政府对航空缺乏认识不感兴趣,致使冯如终未能实现在国内发展航空的愿望。

辛亥革命后,广东革命军政府筹组飞行队,委任冯如为首任队长,并由他率领旗下机队北上作战,但又因翌年二月清帝正式宣布退位而作罢。

一九二二年八月二十五日,冯如在广州燕塘作飞行表演时,因飞机转弯过急,引起失速而不幸坠地罹难。

其实在一九一○年十月的某一天,就曾有一名俄国人科塞明斯基,驾驶着一架法制布莱利奥四型单翼机,在北京天安门广场附近进行飞行表演。他是先用火车将飞机运送到北京进行装配后,再在北京饭店前东郊民巷其南北向的市街上起飞的。这可能是第一架由外国人驾驶,在中国的土地上起飞的飞机。自此之后,从一九一一年至一九一二年间,法、比、德、俄、英等国的飞行家们,就相继带着飞机到中国作飞行示范表演,这对当时中国社会民智的开启,确实起了相当大的作用。

一九一一年清明节前后,留法飞行家秦国镛,携带一架飞机返国,在北京南苑练兵场进行飞行表演,名曰「首次放飞航空日」。当时除了有满清政府地方官吏外,还邀请了一些外国驻华使节参观。据说还重新修整了从永定门前通向南苑练兵场的行车一道。表演当天,车水马龙,热闹非凡,这是中国人第一次驾驶飞机在自己的土地土进行飞行,其意义存是非常深远的。

其实在当时,我国已有许多知识分子在其它国家进行航空理论的研习。例如在英国的厉汝燕,在法国的秦国镛、鲍丙辰、潘世忠,还有在美国的朱卓文及谭根。前述这些接连发生的「航空新闻」也师引起了当时我国割据各地军阀的相当注意。

辛亥革命成功之后,国父孙中山先生在南京的陆军第三师所属交通团里组建了一个飞行营,拥于有单翼机两架。一九一二年四月,国父为大局计被迫让位于袁世凯《后称为北洋政府》;袁氏为了扩展自己的军政势力,于翌年三月,将飞行营调至北京,归并入驻南苑的陆军第三师建制内,并附设随营飞行教练班及飞机维修厂一座,委派厉汝燕担任飞行总教官兼副厂长。

其后袁世凯又接受了法国军事顾问的建议,准备储训飞行及相关航务人员,以便将来建立一支强而有力的空军作战部队。

民国二年(1913)春,袁世凯采纳总统府顾问、法国驻北京公使馆武官白理索的建议,决定购买飞机,北洋政府聘请部分外国航空人员在北平南苑开办航空教练所称「南苑航校」开办航空学校。

北洋政府的军政参谋本部就在南苑创建了中国第一所培养航空人才的学校。北洋政府并利用借贷方式获得欧洲列强三十万银元的借款,并由财政部拨出其中的二十七万银元交由法人博乐(此人后来任航校的飞行教官),经他向法国高德隆飞机公司购得该厂的高德隆G-四型双翼教练机十二架(四十匹、五十匹及八十匹马力的各四架),以及修护厂里的维修器材和设备;与此同时,参谋本部第四局又拨款六万银元,将北京南苑练兵场正式扩建为飞机场,建立大型维修厂及宿舍,同时委派秦国镛为首任教练所所长,王鄂为教育长,留美返国的厉汝燕为飞行主任教官,蒋丙然、越干臣等人为地面学科教官;此外,航校还外聘两位法国飞行教官及技师。

法国高德隆(CAUDRON)教练机

同年六月,飞机陆续运抵北京南苑,七月初完成其中六架的组装工作。全机髹成淡蓝色,机翼上下及机尾垂直尾翼均涂上红、黄、蓝、白、黑的五星机徽,象征着五族共和(因我国当时的五色国旗即为上述五种颜色)

七月中旬,南苑机场举行了一场飞机展示及飞行表演会。这一天,北洋政府为了炫耀它的第一批空中武力,除了广邀政府官员参加展出仪式外,还邀请了各国驻华使节与侨民莅场助兴;参观仪式结束后,接着开始飞行表演。

九月正式开学,课程分学科和术科两大类。学科设有航空学、机械学、气象学、陆军战术及战史、外语等课程;术科以练习飞行为主,装卸发动机和修理飞机为辅。学员大部分选自陆军学堂毕业生,学制第一期为一年,从第二期开始改为二年,分初级班和高级班。

并在潘世忠主持下,除仿制过上述飞机外,于民国三年参考高德隆及法曼飞机,综合制出一架双翼飞机,采用推进式方案,机首装有一挺湖北汉阳兵工厂制造的机枪,动力采用汉阳兵工厂仿制法国的“格莱姆”(Gnome)80马力发动机,该机机身标有“1”号标号,称为“枪车”。曾由蒋逵、何士龙试飞,可说是中国境内确有证可查的,自己仿制航空发动机及制成军用机的始祖,这是中国最早自制的武装飞机。

北京南苑航空学校的建立一开始就有着明确的军事目的,首架装备武器飞机的制造成功,更促使了飞机用于作战。

法国飞行教官博乐少尉和奥巴少尉,以及机械师波发和马丁尼莰,使出浑身解数以展现他们的飞行技巧,而我国的飞行教官与地勤人员亦不甘示弱身手。霎时间,只见数架淡蓝色的飞机穿梭于蓝天白云间相互较劲,一些胆大的官员及侨民甚至随机升空,体会一下翱翔蓝天的乐趣。自此以后,我国正式开始了官办航空的时代。

民国二(1913)冬,内蒙古发生民族冲突,北京政府即令南苑航校派机参战,潘世忠奉命驾机执行侦察任务,为地面部队提供了军事情报。这是中国第一次把飞机用于军事活动。

航校第一期的飞行生是从陆、海军里各挑选五十名,分「普通组」和「高级组」两阶段训练,自民国 三年初开始训练,计划一年结业。飞行生施训的程序是:先进行航空理论课程教育,由地面学科教官教授,课程内容包括飞行原理、发动机原理和飞机结构等几大部分;再由飞行教官讲解飞机的操控技巧与要领,进行座舱实习,练习手脚协调与杆舵一致的要领,并在地面练习滑行与模拟起飞滑跑。惟有在航空理论学习与地面实际操控纯熟,且达到一定水平,方可正式升空飞行。

在进口的十二架飞机中,只有三架为双座机,但是却没有双套套操控系统,只不过是多一张座椅由一行教官操纵带飞,领略一下飞行的感觉罢了。因此,这批飞行生从自己的第一个起落开始就都已是单飞。

第一位单飞的学生名叫杜保铭,此人蛮劲十足,教官再三叮嘱后,他在一片欢呼声中登上飞机。起飞滑跑时还算顺利,但在离地升空后,因带杆过急造成爬升角度过大的失速状态,就在升空后几十公尺的高度上,失速坠毁于附近农田中,整架飞机已摔得支离破碎,所幸杜员只受了点轻伤。当大伙儿赶到失事现场时,他已从飞机残骸里站了出来,还喃喃自语地说:「没啥子,没啥子,不打紧….。」

轮到第二名飞行生尉迟良单飞时,他有了杜保铭的前车之鉴,向主任教官厉汝燕作了起飞前的请示后,便登机起飞,顺利地绕机场飞了一大圈后便缓缓准备着陆。岂料,他着陆时忘了最重要的带杆平飘动作,致使飞机前轮直接触地,作了不正常的跳跃式着陆;所幸,机体结构尚称完整,只是飞行员手部受了点皮肉伤。如此,才闯开了单飞之门,而后放单飞的学生也就越加地顺利了。

一九一三年的冬天,我内蒙古部分部落发生动乱,北洋政府自航校调派一架飞机,由金世中、吴径文驾驶,随同卢永祥部的第十师出征。

塞外高原地势高,寒风刺骨气温较低,飞机发动机启动不易,但金世中等人仍排除万难,完成两次侦察飞行任务。当飞机飞抵叛逆部落上空时,当时对科技新知所知有限的牧民,听到引擎发出的巨响声,以为是「天神」发怒,十分惊慌恐惧;这大概又开了我国将飞机用于军事行动的先例。

经过一九一四年前半年的训练,学生大致都已完成航线起落与熟悉训练空域的各项基本动作的练习。最后一个课目是三角航线长途越野飞行,飞行航线自北京-天津-保定-北京,当年年底已有四十一位学员完训取得毕业证书,这可说是我国培养的第一批飞行员,其所象征的历史意义是不言可喻自的。

同年,河南发生白朗农民起义,北京南苑航空学校潘世忠、秦国镛、厉汝燕又奉命各驾驶一架飞机参加作战,深入河南、陕西、甘肃进行侦察、轰炸。

六月,欧洲爆发了第一次世界大战,法国教官博乐首先偕妻小返国参战,其它数人接着亦相继返国,那两位机械师在临行前还被北洋政府授予少尉军衔;之后,也曾礼聘几位留法学飞行的中国留学生返国任飞行教官。

民国四(一九一五)年,袁世凯倒行逆施,篡权称帝,全国烧起讨袁烈火。袁世凯在派陆军阻挡护国义军的同时,又下令北京南苑航空学校组成两支飞机队,每队两架飞机,进驻四川、湖南,阻拦护国军北上。

由于战争关系,飞机和零件器材的补充日益困难,因此,第二期学生在一九一五年三月入学后,一直到一九一七年三月纔毕业四十二人。

一九一七年张勋演出复辟闹剧,改民国为宣统,全国举起讨逆大旗,北京南苑航空学校也奉命组成飞机队轰炸清宫。北京南苑航空学校飞机屡屡参战,活动范围遍及中南、西北以及京城,虽然所起的作用不很大,但很有威慑力量,扩大了影响,提高了政界、军界对于航空的认识,客观上对于我国航空事业起到了积极作用。

民国十七(1928)年五月,北洋政府 灭亡,南苑航空学校撤销。南苑航空学校办校十五年,共毕业四期飞行学员一百五十八名。南苑航空学校历届毕业生如下:
第一届计四十一名(民国三年十二月毕业)
赵云鹏 章   斌 金世中 黄静波 杜裕源 王凤翔 张纳墀 关庚泉 关忠铭 刘保泰 杨文獬  刘振国 靳西铭 杜保铭 傅国栋 赵   勋 翁松泉 吴经文 李藻麟 赵步墀 金   贤 蔡祖尧 刘既长 柯宗标 吴振玺 胡文彬 刘明章 钱乃斌 王勇智 关文海 马恩锡 庄以临 方抱一 李金城 尉迟良 张 凯 赵希曾 孙华管 吴永忠 白永魁 曹崇俊
第二届计四十二名(民国六年三月毕业)
蒋 逵 沈德燮 周 明 王季子 朱同勋 赵祥禄 罗 夔 支应遴 关应璋 吴汝夔 范兆棠 袁振青 王尧周 张延龄 段席珍 钮玉庭 李士怡 江光瀛 陈步洲 张画一 马振昌 邹庆云 赵怀彬 张国辉 张守禄 陈屏藩 梁 富 和 震 周郅戡 张子斌 白明印 赵天豪 何士龙 赵延绪 陈泰耀 刘道夷 曹明志 马毓芳 马桂山 田兆霖 傅锦隆 邓建中
第三届计四十名(民国十二年四月毕业)
李 瑉 陈嘉榞 葛世平 伊赞周 张 勰 梁上桷 刘光克 万咸章 金巨堂 张书绅 陈海华 江绍荣 吴寿康 叶荣印 高 勤 米嘉禾 曹宝清 王立序 欧阳璋 胡百锡 顾荣昌 傅藜青 张家彦 韦庭锟 陈思濂 盛建谟 黄 英 安思良 张维周 崔 钰 刘泮芹 刘国桢 彭云庆 耿煜曾 谢云鹤 王贯一 梁璧堂 徐国一 李忠毅 周振东
四届计三十六名(民国十四年十一月毕业)
高在田 李瑞彬 曹文炳 胡光瑨 丁普明 郝中和 纪广汉 王振五 严伟成 阮恩溥 王福恒 唐金声 袁宝琛 赵凤林 焦义成 吕振先 晏长祜 李云鹏 刘锡哲 刘中檀 孔庆桂 王 贞 马寿山 王世源 张国宝 陈德全 张守珀 苗福田 吴鸿裾 石曼牛 石宗浣 郭鸿湘 慕成化 杨郁文 李文禄 李锡珪

一九一九年底,南苑航校脱离参谋本部而改隶国务院其下新成立的航空事务处,并更名为「航空教练所」。 以王鹗为所长,姚锡九为教育长,金世中、章斌、金贤、张纳墀、钱乃斌、胡文彬、何士龙、传锦隆等为教官,此外尚有外国飞行教官二人、一为裴特生,一为路易斯。

一九二○年三月,招第三期飞行生五十名,并改采英国艾佛罗飞机公司五○四式和维克斯公司的小维梅式教练机来训练飞行,学期也延长为两年。一九二三年四月,毕业学生四十人。

此时,学校再改名为「国立北京航空学校」,隶属于由「航空事务处」扩大改组的「航空署」,仍分为「普通」和「高级」两个班次阶段施训。而「高级班」又概分为轰炸、侦察、驱逐等三个组别。

一九二三年 二月四日,北京航空学会成立,以秦国锈为会长、赵云鹏为副会长、金贤为会计主任、方抱一为文牍主任。设在福州的航空局迁回广州,由扬仙逸为局长。

国父回粤,设大本营,以大元帅名义统率军政,设内政、外交、财政、建设等四部,飞机队改派黄光锐、林伟成等分任队长。这时的航空队有陆上克蒂斯JN-4机六架,水上JN-9机一架等。叛军陈烱明部仍在东江负隅顽抗,林伟成曾驾机前往轰炸,对讨逆军作空中支持,国民革命军收复了石井兵工厂,紧张的粤局才逐渐安定下来。在航空局没有改组以前没有正式的飞机修理工厂和训练机构,由于人员渐增,临时成立了一个一个修理部,以周宝衡兼工务科长,陈秀兼工程主任,还膀请了两位美籍技师,并且着手筹办一所航空学校于大沙头,编制设备都很简单。

一九二三年四月十二日,南苑航空学校第三期学员毕业,举行毕业典礼,但由于北京政府闹饥荒,三期在学的学员,有的早已在东北,在保定、江南等地任职,而在各方协调之下,这天总算齐集北京母校,补行了第三期的毕业式,典礼仪式也特别隆重,由黎大总统亲自主持,永定门通南苑的大道派工程部漏夜赶工,由芦沟桥运来的细沙黄土,趁湿铺设,使汽车马车扬不起灰尘。

这时曾由英转美专习军事航空的二期毕业优秀学员沈德燮适时同国,应校方之邀,安排在典礼后作特技飞行表演,同时前校长(首任)航空界的老前辈秦国锈先生在黎总统旁边的席上为他解说,他们两人同籍湖北,以乡言交谈特别亲切,典礼完成后飞行表演开始特技飞行。看得黎元洪总统称奇叫绝不已,表演既毕,飞机俯冲而下,对着观众席点头示意,一支手伸出舱外挥动不已,秦忙说:「飞机对你老人家敬礼啦!」这时全场欢声雷动,在如雷掌声中沈先生下了飞机,以轻快的步伐,趋前立正向黎大总统敬礼,表演得非常成功。

(左:华侨飞行家黄社旺、中:云南省航空创办人刘沛泉、右:南苑航校表演特技飞行的沈德燮。)

沈德燮有今天的成就,决非凭空得来,福州英华书院六年的苦读,打下了良好的英语根基,读完协和大学后,又进海军官校,复往南苑航校,再被派到英美航空先进国家深造,光这般赫赫的学历就不难想象了,他在英国把原文的飞机机械学、飞机驾驶术、以及有关航空科学、军事知识的书籍论着,多方搜集翻译后寄同母校,作为教材,就连北京航空学会研究参考看籍,也多半是由他整理带同来的,由他一手带飞出来的桃李,那个不是飞行能手,到后来都成了航空界的佼俊者,以后投效中央,创立革命空军,运寿帷蝗,其功不可没。

南苑航校最初所使用的是法制高德隆教练机,该机发动机功率小,最大飞行速度每小时九十六公里,而的地面滑跑一百公尺即可起飞,由于飞机不是单座就是只有一套操控系统,对新进学生的飞行训练十分不便。因此后来更换了较新式的英制艾佛罗教练机,一百匹马力,时速一百五十二公里;另外一型小维梅式机有三百六十匹马力,时速一百六十公里。

新机虽然性能较好,但因速度较快,初学者较难掌握,因此飞行意外伤亡事故时有耳闻。

英制艾佛罗(AVRO 631)CADET双座中级教练机。

航校教官与艾佛罗(AVRO MK-4M)教练机。

北洋政府创办航校的原始目的是储训飞行人才,准备建立独立的空中武力。岂料,这学校断断续续地办了十几年,训练了四期飞行学生,却始终没能建立起独立的军事武力--空军 。

当第一、二期学生毕业的时候,国内还没有需要飞行人员的机关,因此,毕业生毫无出路,只有留校待命分发或重回原陆、海军部队待命。

尤其更有甚者,北洋政府中营私舞弊的风气也不可避免地传染至学校里,校方的人、机也经常奉命参加内战,而沦为军阀争权夺利的私人工具;而在内战胜利的军阀也常把航校的飞机和设备当作战利品据为己有。

例如:在一九二○年的直皖战争中,直奉联军战胜安福派后,奉系军阀把南苑航校的教练机和修护厂里的机器设备,甚至家具等都运回关外,而直系军阀也把交通部存放在南口的飞机搬到了保定,自此以后,各地大小军阀们发现飞机可大大助长陆军的声势,因而争先开办自己的小空中武力。这一来,南苑航校第一、二期毕业生顿时有了出路,就连第三、四期毕业生也成了各地方军阀势力争相拉拢的对象,其中不少人还成了航空部门的重要干部。在各方功名利禄诱惑之下,许多人相继投效各军阀,甚至还有「待价而沽」游走于各军阀间同时为其效劳的。

也由于各军阀间的飞行员全都是出自南苑航校的同窗或前后期校友,因此也从未发生过空中缠斗的战事。甚至双方飞机在空中相遇,还会颇有默契地遵循国际航空公约中的「避碰规则」,同时向右方转弯,避免空中对撞的情事发生,相较于陆地上的混乱战事,空中是要有条不紊多了。时至今日,如此景况想来不禁令人莞尔。

一九二六年间,直奉第二次战争时,军阀张作霖曾占领北京,并将南苑航校的飞机器材运往东北老家,也因此我国第一座航空飞行学校终于停办。

南苑航校在其开办的十几年里,虽然仅造就出一百五十九名飞行人员,学校设备与器材亦是十分老旧落后,有些训练方法在今日看来,煞是可笑,但它在我国航空发展史上,确实占有相当重要的历史地位与不可磨灭的功绩。

我们缅怀受益于先人的德泽之余,更应策励自己在航空的领域里承先启后,为中华民族创造出更美好的一片天空!
(
摘自中国的空军 作者:卢济明、田钟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