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102”号作战

 

1941年初,中国空军补充到苏制轰炸机100架和驱逐机148架,数量上有所回升。然而,苏式驱逐机性能已经落后,即使政进的I-15 3型也远逊于日本的零式战斗机。在中国的领空,日机到处横行,中国空军采取避战方针,很少出动,尤其是在苏德成战争爆发,苏联志愿航空队回国后,中国空军力量更显单薄,处于最为难的孤军作战时期。

日本帝国主义陷于中国战场已达3年半之久,国力不堪忍受,加上其同英、美、荷等国关系恶化,更急于想从中国战场上解脱。但是,日本陆军地面部队一时难以打破局。日本大本营只得备助其空中优势力量,企图迫使中国屈服。1941年夏,日本海军航空队对中国内地联合发动了最后一次大规模空袭行动。然面,这次空袭仍未达到日军的目的,顽强的中国军民并未被敌人空袭吓倒。为了发动太平洋战争日军的空袭被追匆匆收场并撤出了在华的大部分航空队。

1941115日,日本海军对其大陆基地航空兵选行了大政编取消原联合航空队编制,新设第十一航空舰队。该舰队下第二十一、第二十二、第二十三、第二十四航空战队。各战队成立后,立即开始强化调练,准备投入太平洋战争。

410日,应侵华日本陆军要求,正在紧张训练中的日本海军第二十二航空歳队(即由原第二联合航空队改编,含美幌、元由两个空队),奉命纳入日本海军中国方面舰队司令长官繁太郎大将指挥序列之下。430日,第二十二航空战队机群进驻汉日机场。该战队共有中型攻击机54架、战斗机18架。

56月间,目本海军以第二十二就空战队为主进行了“601”号作机,在该作战中,日机共出击中国内地22次。

521~527日,为“601”号作第一阶段,目本海军第二十二航空战队及原来已在中国的第十二航空队主力以汉口、宜昌为基地,出动了零式战斗机27架、九六式战机18架、攻击机38架、侦察机5架袭击了重庆、成都及梁山等地的机场和其它军事目标,日本海军另一部以运城为基地,出动了零式战斗机9架、九六式战斗机9架、攻击机37架、侦察机3架、运输机2架进攻了兰州、天水的机场和军事设施。

618~623日,为“601”号作战的第二阶段,日本军第二十二航空战队及第十二航空队主力以汉口、宜昌为基地,出动了18架零式机斗机、18架九六式酸斗机、44架攻击机、4架察机攻击了成都方面的中国空军部队。日本海军一部以运城为基地,出动了18架零式战斗机、9架九六式战斗机、39架攻击机、4架侦察机、2架运输机袭击了兰州方面的中国空军部队。其中,战斗最激烈的是六・二二空战。

622日这天,敌机53架分四批入川,中国飞机闻警起飞散,中国空军第二大队第十一中队飞行员杨冠英起飞较迟,未能追及长机,在广元上空到7架敌战斗机围攻,被击落国。中国空军轰炸总队教官王自信和调练班组长洪养孚的2架飞机也在广元遗到敌机攻击。洪养孚的飞机负伤后迫降。王自信的飞机被击落在距昭化15公里的车家坝,王自信身受重伤,见习飞行员卢伟英等4人阵亡。

为了在对美、英等国开战之前早日结束侵华战争,日本大本营决定集中大量航空兵力对中国内地作最后一次毁灭性打击,代号为“102”号作战。

19417月中旬,驻华日本陆军第三飞行集团开始准备行动,作战的主力为第六十重轰炸机战队,第一和第三飞行团的轻炸机及战斗机、侦察机予以配合,共有重轰炸机19架、轻轰炸机38架、战斗机16架、侦察机41架。日本陆军航空队以运城为主要基地,必要时也使用汉口或其它基地。

日本海军航空兵决定加入“102”号作战后,其第十一航空舰队主力于7月中旬从日本国内的训练基地赶到汉口和孝感机场。第二十一航空战队(即由原第一联合航空队改编,辖鹿屋、东港、第一航空队)有九六式攻击机54架,高雄航空队有最新研制出的一式攻击机30架,加上其它飞机以及已经在华的第二十二航空战队的飞机,总数在180架以上。第十一航空舰队来华作成,也是为发动太平洋战争所进行的最后一次实战练兵。

727日。日本海军新制的一式攻击机30架在零式战斗机掩护下,首次袭击了成都。该式飞机载弹量大,航速快,可上升到7000米以上高空,在中国高射炮火和驱逐机火力射程以外进行轰炸,给中国带来更为严重的破坏。这天,袭击成都的改飞机共有108架(其它为九六式陆上攻击机等)。是成都有史以来遭受的最大一次空袭。

728日,日本海军飞机108架分五批进入四川各地。中国空军第四大队9I-15式驱逐机和无名大队7I-15式驱逐从双流和太平寺机场起飞,在壁山上空与敌第二批的18架飞机相遇。中国驱逐机立即发动攻势,击落敌攻击机1架,但中国飞行员高春畴也中弹身亡。

81日起,日本陆军航空兵各部队也开始攻击陕西和四川等地的军事目标和长江上的船只及盐场。86日,应日本海军的要求,日本陆军重轰炸机第十战队加入了对重庆、自贡等地区的攻击。811日,在日本海军铃木少佐指挥下,由20架零式战斗机和9架一式攻击机联合进行了次代号为号作战的军事行动。这天凌晨335分,攻击机从汉口起飞。450分,飞到荆门上空与战斗机会合后,引导战斗机前进。7时许,日机到达成都附近。分别向双流、温江、太平寺,凤凰山机场进行扫射。中国空军无名大队的I-15式驱逐机4架和第四大队战机1架,由无名大队第二十九中队副中队长谭卓励率领起飞后,在温江上空同敌攻击机群相遇。正当中国驱逐机准备发动进攻时,敌零式战斗机突然从云中杀出,围攻中国驱逐机。此次空战中,中国空军4架驱逐机被击落,仅1架得以生还。谭卓励和分队长王崇士、黄荣发及第四大以飞行员欧阳鼎分别在温江、华阳、新津、仁寿等地被击落牺牲。日本海军航空兵这种以攻击机为诱饵吸引避免同日军战斗机接触的中国驱逐机来攻击,然后用躲在近的零式战斗机出击的号作战行动得手,中国空军却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822日,日本陆军从济南调来飞行第九十轻轰炸机战队。826目,又从中国东北调来飞行第十二、第九十八重轰炸机战队(共有新制的九七式型重轰炸机50多架)。上述3个战队到达运城基地后,立即投入了“102”号作战行动。825~829日,日本陆军飞行第九十战队先后攻击了渭南、宝鸡、延安、汉中等地,该战队的16架轻轰炸机得到了独立飞行第十中队12架九七式战斗机的配合。

828日、29日,日本陆军第十二、第九十八队先后炸了风翔、宝鸡、保宁(今四川阆中)、广元的机场和市区。

880日晨,日本陆军飞行第十二、第九十八战队共52架九七式型重轰炸机在侦察机的协同下,对重庆市区各要点进行了猛烈轰炸,飞行第六十战队的九七式型重轰炸机攻击了重庆东面江岸的高级住宅区;飞行第九十战队16架九九式轻轰炸机袭击了绥定(今四川达县),飞行第七十五队17架九八式和九九式轻轰机发炸了云阳。日本海军也有约80架攻击机袭击了重庆,蒋介石在重庆的云岫楼官邸也被炸,卫士2人死亡,4人负伤。中国地面的高射炮对来犯的敌机进行了有力地还击,迫使其不敢降低高度,减少了投弾命中率。

831日,日本陆军飞行第十二战队轰炸了兰州。3架中国战斗机升空拦截,地面的高射炮也猛烈向敌机射击,1架敌重轰炸机被击中后在空中爆姓,另1架被击伤。同一天,敌陆军飞行第九十八战队袭击凉州(今甘肃武威),飞行第九十战队因天气原因取消了进攻成阳的计划,飞行第六十、第七十五战队分别攻击了重庆及梁山。日本海军出动了约80架攻击机在战斗机的掩护下,轰炸了重庆和成都。

由于日美关系的急剧恶化,日本大本营决定提前结东“102”号作战。从92日起,在华的日本海军航空兵第十一航空舰队等部先后返回国内原基地,准备对美、英等国作战,留在中国日本海军飞机仅剩10多架。此后,日本海军侵华的飞机虽略有增加,但也只能承担警戒和侦察等任务。再也没有能力像从前那样对中国发动大规模空袭了。日本陆军航空部队则继续行动,直到912日才结束轰炸。在这些日子里,日本陆军飞机先后攻击了重庆、老河口、韩城、朝邑、华阴、潼关、滑南、咸阳、蒲城、西安、巴东等地。随后,在华日本陆军航空兵主力也被抽去准备进行太平洋战争。

“102”号作战中,日本海军航空队共出动20批(其中攻击重庆14批),使用飞机2389架次、投弹15036枚,据称击落和击毁中国飞机29架。日本陆军航空队缺少统计,但出动的飞机架数肯定不如海军。到1941年止,日本海军航空兵共被击落飞机554架,受伤615架,空勤人员阵亡829人。

1941年内,日本海、陆军航空队对中国内地进行了第三年度的大规模轰炸。中国主要受灾省为四川,遭空袭89次,来袭飞机达3372架次,其中单是重庆就遭到45次轰炸。广大中国人民饱受空袭之害,尤以重庆隧道惨案为甚。6519时左右,重庆突然响起警报。这时正是下班时间,大批人群来不及往郊外而就近躲进了较场口大隧道。隧道内只能容纳6500人的空间挤满了数万之众,又无通风设备。有人想出去呼吸新鲜空气,却被门口的宪兵鸣枪制止。后来大批的人因窒息或拥挤倒踏而死伤,据统计达3万人(其中死亡1万余人)。

在整个抗战期间,四川全省在日军飞机轰炸下死亡22519人,受伤26010人,毁房23.36万间,财产损失折合12.56亿元以上;全国被炸死94522人,炸伤114506人,房屋损失462787间。日本侵略者欠下中国人民的累累血债,是永远无法从历史上抹去的。

摘自:民国空军的航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