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雄空戰

 

中國軍隊在南雄兩次對日空戰

抗日戰爭爆發後的第二年,在南雄上空發生了幾次對日空軍的作戰。一是在19386月的南雄遊擊戰,又稱“六一六”南雄空戰;二是在830日發生的南雄空戰。兩次空戰均為當年中國空軍對日作戰的較為著名的戰役,中國國民黨及其空軍有關史料均對這兩次空戰作過記述。

“六一六”南雄空戰:擊落日機5

19386月後,因中國空軍5大隊主力仍在華中地區參加武漢會戰,故在粵北的少量中國空軍惟有採取遊擊戰,在南雄、韶關一帶相機殲敵。

616950分,接情報稱日機9架由汕頭經五華、龍川自東向西飛來。我空軍5大隊黃泮揚大隊長率領鬥士I9架準備起飛,又接報稱敵機已到南雄,遂于1030分自韶關機場升空搜索。

飛臨始興時,2908號機鄧從凱分隊長率先發現疑是敵中島97重型轟炸機6架成V字形編隊,高度3400米,正在我機群下方。我軍高出敵機625米,頗佔優勢。黃大隊長立即發出信號:俯衝攻擊!首先由黃泮揚2909號機、陳瑞鈿2808號機、鄧從凱一同圍攻敵第2小隊帶隊長機。該敵機在黃大隊長準確的攻擊下一觸即爆,立即墜毀,落于樂昌、仁化間,此刻才發現這是老對頭——日海軍的96陸攻轟炸機。

在我軍猛攻之下,其餘敵機紛紛逃竄,但難逃我機合擊,在逃跑中又被擊落3架。1架墜于樂昌童子灣,2架墜于樂昌、仁化間。激戰1小時後,我機編隊返航,于12時降落韶關。

此刻,又接到情報,稱空中又發現敵機1架。陳瑞鈿中隊長再次起飛,將敵機油箱擊穿,敵機倉皇逃走。

是役我空軍5大隊擊落日機5架,日方記錄損失了日軍第2小隊的396陸攻轟炸機,另日軍第1小隊的3架飛機也負重傷。我方關燕蓀2811號機被擊中起火,關跳傘面部被灼傷。沉木秀2812號機迫降,鄧從凱機微傷,雷炎均機油箱被擊中漏油,黃泮揚機由於攻擊時貼得太近而遭敵機擊中,又被敵機爆炸碎片傷及機身、機翼。但以上損失均屬小傷,無礙大事。經歷此戰,我空軍5大隊士氣高漲。

“八三○”南雄空戰:擊毀日機6

1938年夏,日本侵略軍久攻武漢不下,乃認為中國外援是一重要原因,遂調集海、空軍兵力封鎖我國沿海港口,又轟炸當時唯一對外運輸動脈——粵漢鐵路,以期切斷我國的海外物資援助,並孤立中國各戰區。日海軍封鎖了珠江口,遊弋於大鵬灣至廣州灣一帶。

19388月,中國空軍3大隊由漢口南調衡陽,隨時準備南下支持廣州戰場。29日,航委會令3大隊32中隊全體隨吳汝鎏大隊長南下廣東南雄。不料甫到南雄的當日下午,便遭漢奸發覺,次日尚未吃早飯,又報“日機一批,航向南雄。”30日上午91分,3大隊飛機在吳大隊長和32中隊長朱家勳率領下,分2個編隊起飛攔截。1030分,敵機到達湖南郴州機場,投彈30餘枚,機場嚴重受損。3大隊飛機因沒有遭遇敵機,便飛返南雄。

是時又有情報稱,日機分2批從唐家灣起飛,118架沿粵漢鐵路而去,轟炸了韶關機場;1批為96艦戰11架,並有雙翼中島95艦戰6架,方向南雄。1040分,我軍在機場上空警戒的9機發現了敵機,立刻展開空戰。我空軍利用鬥士I的性能優勢,先攻敵96艦戰,朱家勳中隊長當場擊落296艦戰,韋鼎烈分隊長和韋善謀各擊落1架,楊永章、唐信光各擊傷196艦戰,但只見冒煙逃竄,未見墜落。

正當雙方展開激烈格鬥時,日96艦爆5架突然出現在空中,原來敵想靠戰鬥機纏住我軍飛機,以達到我機消耗油料,等我機油盡不得不降落時,再用晚起飛到達的攻擊機轟炸我軍機場,將我機消滅在地面。不料,我空軍此次用的是鬥士I戰鬥機,續航力大於蘇制戰鬥機,因而日本人錯算錯。此時,日方的9596艦戰因為格鬥消耗油料過多,只好退出戰鬥,留下早來的96艦爆。我機雖也油料告急,但畢竟在自己土地上,沒有後顧之憂,便咬住速度、爬升、火力均不如我的日96艦爆猛攻,直到擊落其2架後,才紛紛迫降。

是役,我機擊落敵96艦戰4架,擊傷2架,擊落96艦爆2架,擊傷2架。但我空軍吳汝鎏大隊長被敵機擊中殉國,馬敏鑫分隊長迫降時重傷不治殉國,韋鼎烈分隊長、韋善謀、唐信光3機均毀,被迫跳傘,楊永章迫降。計陣亡2人,損失飛機5架。可謂慘勝,尤其吳汝鎏大隊長的犧牲,是個重大損失。吳犧牲後,南雄各界開追悼會,悼念吳汝鎏。

19459月國民黨南雄縣政府上報《抗戰以來敵機襲雄損失統計表》稱:從1937年底至1940年止,日機入侵南雄三十二次,共一百四十五架,投彈四百一十四枚,縣城內房屋共有一千八百餘間,其中被炸毀二百七十五間,焚毀二百八十間,占縣城房屋三分之一。全縣村(圩)鎮被破壞十分之一,被害者一千余人,其中在縣城被炸死一百六十六人;全縣無辜難民達十余萬人,占當時人口一半。